想要照顾那些星星。

金厨,一切CP以我家小可爱开心为准,同时我开心也很重要

金中心混乱善良左右无差,其他随意

草图选手,苦逼的工作狗,已不做日更狗好多年(。)

其他墙头:
EC/折福折/大豆中心/承花/露仗露/1827/薰嗣薰/基三/闪恩闪/杨威利/林克/一美

背景图片是插画家Jungho Lee的作品

并且是个乌贼菜鸡玩家
ID:SW-8365-8669-0879
欢迎来找我组排打工呀~

【凹凸世界】金厨妄想四十问

是根据路太太的[FGO] 闪受妄想40问魔改的金厨问卷。原问卷的问题都非常有趣,于是我厚着脸皮去问了!非常感谢路太太的慷慨授权! 欢迎取用,部分题目涉及限制向请注意。 手机党走石墨复制→点我点我 方便的话填完了请艾特我围观(~ ̄▽ ̄)~ 本问卷左右皆可! 暗搓搓打个TAG。 不会有人填吧(哭)。 01. 欢迎来到登格鲁15矿区,请在接待中心签下您的大名! 02. 黑金和金都喜欢吗?最喜欢的是哪个?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? 03. 金吹time!请形容一下金最让你喜欢的特质,最好限制一下条目哟。 04. 请用一句话形容动画金。 05. 请用一句话形容漫画金。 06. 请用一句话形容黑金。 07. 刚看凹凸就喜欢他吗?如果不是,请问你当时最喜欢的是哪位呢? 08. 金金相关的CP比较喜欢吃左还是右?有例外情形吗?(如只能接受对某人攻,或者只有对某人攻绝不接受) 09. 除了金金相关,还喜欢什么凹凸腐向CP吗?在你看来,与你喜欢的金金CP有关联吗? 10. 接受ALL金/金ALL吗?有没有你认为绝对不能接受让他攻金金/被金金攻的角色? 11. 在你眼里,金金最适合的对象是?或者你最喜欢的金相关CP是?。 12. 那么,在上题提及的这个CP当中,金金在H方面的设定是?经验程度、积极程度等等,请说出你的各种私设吧。 13. 同样是针对这个CP,你最喜欢的背景设定是? 14. 请试着描述一下,在这个背景中,他们是如何见面的。 15. 请试着描述一下对方对金金的第一印象。 16. 这个印象后来改变了吗?如果改变了,是因为什么呢? 17. 反过来,金金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又是什么?这个印象改变了吗?如果有改变,请简单说一下为什么。 18. 他们会吵架吗?如果会,是因为什么呢? 19. 接上题。他们会和好吗?从吵架到和好经过了多久?和好的方式是? 20. 如果有一天金金变成女性,你觉得是为什么?对方的反应是? 21. 如果另一半变成幼儿,金金会怎么办? 22. 这是一个限制级问题。他们初次发生关系是在哪里?此时他们认识多久了? 23. 接上题。初夜过后,先醒来的会是谁呢,醒了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? 24. 依旧是限制级问题。你觉得他们会用道具吗?如果会,那么会用哪些道具呢? 25. 准限制级问题。你认为金金的性感带在哪里?他的对象知道吗?怎么知道的? 26. 限制级问题。你认为两人之间的H通常是由谁主动挑起的? 27. 限制级问题。当另一方偶然采取主动时,平时惯于主动的那方会是什么反应? 28. 限制级问题。这对最适合的体位是?顺便说明一下你如此认为的理由。 29. 限制级问题。他们有床以外的情事地点吗?如果有,请举例。 30. 接上题。第一次在床之外的地方办事,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的?双方各自有什么不适应之处或者笨拙的举动吗? 31. 限制级问题做多了,调剂一下吧。如果只能吻对方一个部位,那么两位各自会选择吻对方的哪里呢? 32. 再次回到成人时间。请问这两位,有其中之一或双方会想着对方“自力更生”吗?如果没有,请说明你这样认为的原因;如果有,请说明你认为哪个会这样做,并且说明一下理由。 33. 限制级问题。在这个CP、这个背景中,你觉得可能出现多P吗?如果可能,那么是怎样的多P呢? 34. 以十分为满分,你觉得对方对金金的占有欲要打几分?反过来,金金对对方又是几分?可能的话,试着举一个体现这点的例子。 35. 在这个背景下,你心目中他们的结局是? 36. 感谢分享你的脑内剧场。除了上述这个CP,你还有喜欢别的金相关CP吗?请列举并试着描述一下它们。 37. 突然转变话题,请问对看金金穿特殊服装有兴趣吗?如果有,请说出你觉得会适合他的服装,可以指定什么衣服适合,但是不要超过三种哦。 38. 设想时间!请举一个非原作背景下金金的设定。(包括但不限于年龄、职业、简单经历、特质甚至性别) 39. 猎奇时间!关于金金,你有什么自认为比较小众的萌点吗?(包括但不限于SM、抹布、强制发情、肢体残缺等等)方便的话请简单描述一下。 40. 辛苦啦!可以的话,请说句除了“好累啊”以外的感想吧。

星火,冰霜与酒(上)

星火,冰霜与酒(上)•凹凸世界龙与地下城PARO•本PARO为全员向,无任何CP•以上,熟悉DND的可以来讨论我埋了多少梗(。)他可能会死。看着向森林深处走去的金发旅人,安莉洁这样想。1.蓝发少女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了这个习惯,只是在她有意识的时候,飞奔到山林上,远离小镇和家人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。她出生与成长的这片地区以阳光丰沛出名,孕育出了绝佳的酿酒用葡萄,山林之中橡木挺拔而葱郁,就地取材正可完美做酒桶。天时地利,此地主人,一位品位极佳而慷慨的伯爵,大力发展了本地的葡萄酒事业,这座小镇伴生于这位贵族名下的一座酒庄,便是为他提供服务,产出的葡萄酒远销海外。安莉洁喜欢葡萄,喜欢葡萄酒,最喜欢橡木温柔又潇洒的香气,但她却很讨厌酒庄,父母为此说她不懂事,每次去酒庄拜访送礼都躲在后面一言不发,每到这时安莉洁就眨巴着眼睛装傻。她在别人眼中一直古怪,一直不懂事,甚至有撒谎的嫌疑。安莉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问题,但她在某些专注的时刻的确看到目之所及覆盖上了冰霜,但在她喊家人来看时,轻薄的霜雪早已融化在一片艳阳下。在另一些朦胧梦境中,她眼前闪烁着明灭不定的星海,仿佛光芒被固化在晶体中,安莉洁十分喜欢它们,甚至有点沉迷于此,所以她总是显得有些脱线,就算是亲人的呼唤也无法拉回她的所有神智,它云游在另一个世界里,乐此不疲。2.橡木林深处有一头龙。这是小镇居民都知道的事情,伯爵大人曾为此头痛,服务于他的法师却说不需要担心。“那是一头黄金龙”法师的手掩在袍下,头抬在半空,“黄金龙都是温和睿智的贤者,这位可能是过来晒太阳的,没必要担心。”在安莉洁看来,这位法师的后半段话是有可能的,至于那只龙是不是温和睿智,从森林深处那些有去无回的寻龙旅人来看,有待讨论。安莉洁甚至看到过那里有金发的小孩出没,之后就再没见过了,培罗在上,要么是博学的法师大人记错了,要么是那位会用活人做实验的法师大人对仁慈的定义与常人不同。现在,又有一个金发小孩想要去森林深处了。看着他蓝色的眼睛,安莉洁想。3.她还是开口了。“森林里的龙会杀人”她说,“你还是不要过去的好。”金发碧眼的美貌少年——他看上去与自己一般高,也完全不是壮实的那款,尖尖的耳朵显示他是一只精灵或者半精灵,身上带着一把里拉琴,怕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吟游诗人,想来寻找一些与龙有关的故事什么的——他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的,安莉洁抿住了唇。“哎呀,但是箭头在往那边飞啊,我得去找人……”少年闻言无奈叹气,指向天空中盘旋的金雕。无论你要找谁,那人可能都已经死了,安莉洁在心里回答他。蓝发少女不再多言,但皱起的眉头却暴露了心情,金发的半精灵见状笑了起来,眉目融化在灿烂的阳光下。“不过还是谢谢你啦!我叫金,你叫什么?”“安莉洁。”“安莉洁,”他重复了一遍,“我回来的时候会路过这里的,到时候见啦!”“……嗯。”蓝发少女不是那种会随意与别人许诺的人,但她看到了不得不在意的场景——金发的半精灵从腰包中拿出了一些材料,配合着手势和咒语,在手上开出了大片的冰花。安莉洁明白他的意思——职业者是存在的,这位半精灵看出了她的天赋,也愿意为她打开这扇门,但同时,少女也困惑于这位职业者为何不直接开口说要带她去求学。金发少年又开口:“如果我回不来了,箭头会把地址给你。”他也没问她会不会去。对安莉洁来说,面对着真正的法术,自己满肚子鸡毛蒜皮的疑惑已经不重要了。透明泛蓝的冰花折射着阳光,在少年的面庞和脖颈投射出七彩的光带,两个人站在橡木森林的边上,远处还有伐木工吆喝的号子:“树——倒——啦——”高大的橡木倒地发出轰响,惊起林中无数飞鸟。安莉洁在这些纷繁吵杂的声音中盯着那束冰花,它厚实而坚硬,在本地的艳阳中也完全没有要化的迹象,不会因为是轻薄的霜雪,所以很快地消散于燥热的空气中,它坚实有力地证明着自己的存在,反而让安莉洁有点踌躇。半精灵少年把这束固执的冰花递到她面前:“天气好热啊,拿它降暑吧!能撑个半天呢。”所以,魔法是真实存在的。安莉洁忍不住又再开口:“那只龙是真的会吃人……会弹琴是没用的。”“啊?哈哈哈!”换来了金爽朗的笑声,天上的金雕见状不耐烦地扇了扇翅膀,似乎是在催促。其实如果安莉洁关于职业者的信息再多一点,就能从这只金雕上看出端倪,吟游诗人养不出这么神奇的动物伙伴,金发的半精灵是个优秀的游侠。金也不与她解释,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他看不在于强弱,半精灵捡起一片橡树叶子道:“我选择了去找他,这就是该做的事,如果在路上死去,我也能安心去往吾神之国度,至少不会为这件事后悔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向人类少女挥了挥手,往林中走去。很有道理,安莉洁点头。但是这没有用。他可能会死。看着向森林深处走去的金发旅人,安莉洁这样想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,这个柠檬我结合了旧设(。)旧设的小柠檬是为了摆脱既定的人生来参加的凹凸大赛,我非常欣赏她,所以以她的视角来向大家介绍这片大陆,龙与地下城的世界观本身非常有趣,所以我最终没忍住下手了……希望大家喜欢(。)

尘灰

多傻的人才会想都没想就让所有人一起通关。嘉德罗斯抱着脑袋,这种感觉挺新奇的,可能是最近的破事太多,导致他居然也会想这种问题,这简直就像是…………他在试图理解那个人。脱离迷宫星后,之前流淌的岩浆和激起的碎石把所有人都弄得灰头土脸,参赛者们各自找地方清理。嘉德罗斯一行选择了一处舒适的温泉,金发的人造人泡在温暖的水里,想到这一点,突然就蹲下把自己整个泡进了水里。——我到底在想什么!明明就是个天真到家的杂碎!他粗暴地下了定义。这个温泉热度未免太高了,水流也太急,脚下的石头凹凸不平,一个两个都在跟他作对。就像之前那个黑色的杂种,他怎么能轻易地被那种东西打败?等这次大赛结束了,一定要回圣空星捏着研究所的脖子让他们好好升级!他又往下蹲了点,直到眼前的界面闪着红光告知他情绪模块过载,看着那红色的界面,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有一股邪火直往上冒——连一直伴随他的界面都开始挑剔自己了,这是什么世道。他泡在这过载的情绪和过热的温泉中,突然听到水面上有些微的动静,可能是雷德来找他了吧,于是他冒出头去…………看到一只燕子,正试图把他泡温泉前褪下来的头箍叼起来,看样子这傻鸟认为圣空星太子的头饰是很合适的筑巢材料。……求生欲使得燕子在大赛第一无声的注视下抛弃了材料,振翅飞走。一时万籁俱寂。嘉德罗斯注视着自己的头箍,这玩意儿大概是自他诞生就有的,来自王的礼物,随着自己飞速长大,每年都有更换尺寸,等这次大赛结束,可能又要换一个。人造人对它无所谓喜不喜欢,不过是一个提醒罢了,他不在意是不是要被什么控制,有更强的力量之后,自由就会理所应当地到来,至于责任,只有他能背负吧?虫子们可拿不起这种东西。但燕子能。 嘿,多有趣啊,自然的造物。他突然笑起来,雷德在场的话,可能会说这是一种从没在他家大人身上看到过的笑容,它清浅又促狭,对着那个头箍,也对着自己。虫子无法背负他的责任,自然也就无从塑造他的力量。无论是研究所还是升级计划,都不应该存在,嘉德罗斯的力量当然该由嘉德罗斯来提升,谁都不能定义我。——啊,所以我也不该定义他。那小子也是任性到家的人,从资料上看是奴隶星出身吧?怎么能养出来这种奇葩?所有人一起通关,他知道这是放弃了一次直接的胜利吧,他不在乎。嘉德罗斯太了解这种脑回路了,多神奇啊,宇宙中真的有和自己相似的人。下次见面和他打一场!金发少年从水中站起,愉快地完成了清洁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和前面那篇配套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看不懂依然不会解释(溜)

【瑞金】婚姻十五题

画手写文(?)系列 说到去结婚,当然要做一做这个问卷 原作向,私设有,OOC有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1. 我们要不要孩子?如果要,主要由谁来负责? 瑞:…… 金:如果能有孩子也很好呀!我希望ta长得像格瑞! 瑞:……你不要这么快就考虑孩子的长相问题 金:姐姐说让伴侣一个人承担抚养孩子的任务是非常不负责的,我不会那样的,会和格瑞一起负责! 瑞:……我希望ta能长得像金 2. 我们的家庭赚钱能力及目标是什么?消费观及储蓄观会不会发生冲突? 瑞:他很好养 金:他很难养 瑞:?????? 金:你发胶那么贵,我要努力赚积分养家!就从进入大赛前十开始! 瑞:……我有积分 金:那又不是我的,我也想养你啊 瑞:……随便你 3. 我们的家庭如何维持?由谁来掌握可能出现的风险? 瑞:我希望他在大赛中尽量顾好自己,不要捡奇怪的东西 金:的确一直都是他在保护我,但我也有保护他的时候啦 瑞:嗯 金:大赛的风险不太好掌握,能做的只有多多训练自己,变得强大起来! 瑞:你看得很清楚,但在执行上有很多问题 金:可总不能把罗德烈放那里不管啊 瑞:我说的可不止这一个 金:变得强大和帮助他人又没有关系,你就忍一忍嘛~ 瑞:……唉 4. 我们有没有详尽地交换过双方的疾病史?包括精神上的. 瑞:虽然不算交换,但我的确清楚 金:他有段时间总是盯着我发呆,好像我要重病不治了一样 瑞:你没有过觉得自己奇怪的情况吗? 金:哎?这么说倒是有梦到过奇怪的东西…… 瑞:…… 5. 我们父母的态度有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?会不会给足够的祝福? 瑞:母亲会喜欢他的,父亲听母亲的 金:姐姐笑着祝福了我们,我很开心! 瑞:虽然那的确是笑…… 金:哎? 瑞:没什么 6. 我们有没有自然、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性需求、性的偏好及恐惧? 金:本大爷当然是直接说的!格瑞在这方面很害羞,我也没办法,唉…… 瑞:……我没有害羞,还有你是在认真地苦恼吗? 金:当然啊!虽然我已经差不多能总结出来了,但还是希望你告诉我嘛~ 瑞:……会告诉你的 7. 卧室能放电视机吗? 金:我觉得用不着 瑞:我也觉得不用 金:卧室里不是有张床就好了吗? 瑞:嗯,卧室里有张床就好了 8. 我们真的能倾听对方诉说,并公平对待对方的想法和抱怨吗? 金:说到这个问题我就要讲一讲了,他从来没跟我讲过他的想法,抱怨更是只在梦里有过 瑞:……你会梦到我冲你抱怨? 金:我可是一直期待着你对我倾诉烦恼啊!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解决的 瑞:用不着 金:这不是用不用得着的问题,你如果能跟我说,我会非常高兴! 瑞:那还是在梦里吧 金:格瑞!! 9. 我们清晰地了解对方的精神需求及信仰吗?我们讨论过孩子将来的信仰问题吗? 瑞:他相信朋友,在我看来并不信神 金:他相信我!嘿嘿~ 瑞:……孩子的话,随ta自己吧 金:岔开话题的水平太低了!我都发现了!10. 我们喜欢并尊重对方的朋友吗? 瑞:他的朋友很多,我喜欢不过来 金:说到这里,你参加凹凸大赛这么久,有谁跟你关系比较好吗?嘉德罗斯算吗? 瑞:你对关系好的定义是?很显然不算 金:我还是很喜欢他的金毛的,哪天能一起玩就好啦 11. 我们能不能看重并尊敬对方的父母?我们有没考虑到父母可能会干涉我们的关系? 瑞:秋姐是很令人尊敬的人 金:至于干涉,前面说过啦,姐姐祝福我们了 瑞:母亲的话,可能会给金塞很多吃的吧,她有这个习惯 金:格瑞的妈妈听上去超——温柔,和姐姐不是一样的女性呢,我也希望有这样的妈妈 瑞:你现在的确可以叫她妈妈了 金:凹凸大赛结束后,我们去看看你的家乡吧? 瑞:嗯 12. 我的家庭最让你心烦的事情是什么? 金:那可多了,可以说是内外交困 瑞:不要滥用成语,我主要的烦恼源头就是面前这个人了 金:哪个人? 瑞:你啊 金:……13. 我们永远不会因为婚姻放弃的东西是什么? 瑞:真相 金:朋友,话说我们的感情会和真相有啥冲突…… 瑞:应该不会吧,谁说得着呢14. 如果我们中的一人需要离开其家族所在地陪同另一个人到外地工作,做得到吗? 金:现在正是在这样的状态中 瑞:没错 金:但其实我们这并不算陪同?认真算起来,预赛之后一直是你尽量陪着我呢 瑞:虽然不想承认,但的确是的 金:为此我需要送你点什么,让我想想…… 15. 我们是不是充满信心面对任何挑战使婚姻一直往前走? 金:没错! 瑞:这个问题没啥必要,你想好送我什么了吗 金:哇你难得的主动了!这样如何,你看我新开发的能力,矢量比心! 瑞:……就这个? 金:这难道不有趣吗! 瑞:(一把扛走) 金:哎!你抓着我痒痒肉了! END